<menu id="semku"></menu>
  • <nav id="semku"></nav>
  • <nav id="semku"></nav>

    廖 麗:日本處置核廢水必須符合國際法

    日本政府日前決定以海洋排放方式處置福島核電站事故核廢水,引發全世界特別是中國、韓國、俄羅斯、朝鮮、菲律賓等周邊國家的嚴重關切。中方認為,日方在未窮盡安全處置手段的情況下,不顧國內外質疑和反對,未經與周邊國家和國際社會充分協商,單方面決定以排海方式處置福島核電站事故核廢水,這種做法極其不負責任。韓國總統文在寅本月14日在會見日駐韓大使時同樣表達了韓國政府和民眾對日本這一計劃的關切,甚至考慮將此事提交國際海洋法法庭。

    日本處置核廢水必須符合國際法。國際法是在國際交往中形成的,用以調整國際關系,有法律約束力的各種原則、規則和制度的總稱。任何國家在國際社會實施某項行為,都必須符合國際法,更何況是事關國際安全與利益的重大行為。而日本政府此番決定,顯然置全球海洋環境于不顧,置國際公共健康安全和周邊國家人民切身安全利益于不顧,涉嫌違反國際法和國際規則,不是現代文明國家所為。

    必須符合國際條約規定

    日本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早通報核事故公約》《核安全公約》《乏燃料管理安全和放射性廢物管理安全聯合公約》等的成員,必須遵守這些公約。國際條約是國際法主體間就權利義務關系締結的一種書面協議,構成現代國際法首要的淵源,具有法律約束力?!皸l約必須遵守”是國際法的一項基本原則,任何國家一旦加入某項條約,就意味著它必須遵守該條約。

    海洋約占地球表面積的71%,貫通七大洲,關乎人類的生存、生活和生產。各國應秉持海洋命運共同體理念,共護海洋和平、共謀海洋安全、共建海洋環境、共興海洋文化。日本1996年批準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是該公約締約國?!豆s》第192條規定,各國有保護保全海洋環境的義務?!豆s》第194條第1款規定,各國應在適當情形下個別或聯合地采取一切符合本公約的必要措施,防止、減少和控制任何來源的海洋環境污染,為此目的,按照其能力使用其所掌握的最切實可行方法,并應在這方面盡力協調它們的政策。

    事實上,福島核廢水處置方式不只有排入海洋一種形式,日本曾提出過氫氣釋放、地層注入、地下掩埋、蒸汽釋放和海洋排放五種選擇。日本單方面選擇對自身經濟代價最小的海洋排放方案,卻把最大的環境健康安全風險留給世界,顯然沒有承擔起履行國際法的這一義務性規定——防止、減少和控制任何來源的海洋環境污染。

    《公約》第194條第2款規定,各國應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確保在其管轄或控制下的活動不致使其他國家及其環境遭受污染的損害,并確保在其管轄或控制范圍內的事件或活動所造成的污染不會擴大到其按照本公約行使主權權利的區域之外。第195條規定,各國在采取措施防止、減少和控制海洋環境污染時采取的行動不應直接或間接將損害或危險從一個區域轉移到另一個區域,或將一種污染轉變成另一種污染。此外,1994年《核安全公約》和《乏燃料管理安全和放射性廢物管理安全聯合公約》也都規定放射性污染的最終處置責任應由污染者承擔。

    日本核廢水是在福島核事故發生之后儲存的廢水,含有大量放射性物質,具有危險性和污染性。由于洋流、量級、洄游魚類等因素,日本核廢水排海將不可避免地造成跨境影響。

    如果再對產生核廢水的福島核事故進行追溯,日本在福島核事故發生后,為了保住資產,隱瞞事故實情,延誤了應對核電站事故的最佳時期,違反了《及早通報核事故公約》。日本是該公約的締約國之一,該公約對通報核事故的范圍、情形、通報事項、協商等問題都有很詳細的規定。根據該公約,事故發生地的國家應采取積極措施,向可能受到污染的國家通報事故的發展狀況以及潛在危險,提供相關情報、信息,便于周邊國家采取防御措施,將核輻射對生態環境的損害降到最低。顯然,日本沒有盡到該公約規定的義務。

    必須符合國際法“一般法律原則”

    國際法“一般法律原則”是指能適用于國際關系的各國法律體系中的某些共有的原則?!耙话惴稍瓌t”在《國際法院規約》中被視為與國際條約、國際習慣并列的國際法依據,并且在國際司法實踐中作為法官裁判國際爭端案件的依據,曾多次被援引和適用。

    日本單方面決定排放核廢水的行為,有違國際法上一些重要的法律原則。

    一是“風險預防原則”?!帮L險預防原則”是國際法(國際環境法)發展出來的處理具有科學不確定性的環境風險的重要法律原則,其核心是在缺乏關于危險物質或行為對環境損害或人體傷害的確定科學證據時,采取預防性措施,以達到保護環境和人體健康的目的。這一重要原則也體現在《里約環境與發展宣言》原則15中,即為了保護環境,各國應根據它們的能力廣泛采取預防性措施。凡有可能造成嚴重的或不可挽回的損害的地方,不能把缺乏充分的科學肯定性作為推遲采取防止環境退化的措施的理由、采取費用低廉的措施的理由。

    二是“不損害域外環境原則”,體現在1972年《斯德哥爾摩人類環境宣言》原則21中,即按照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原則,各國有按自己的環境政策開發自己資源的主權,并且有責任保證在它們管轄或控制之內的活動不致損害其他國家的環境,或在國家管轄范圍以外地區的環境。

    三是“國際合作原則”,是指在國際環境問題上,唯有通過國際合作,各國才能克服利益沖突,制定表現為各國之間協調一致的規則。這一原則體現在《人類環境宣言》第7條,即因為種類越來越多的環境問題在范圍上是地區性或全球性的,或者因為它們影響共同的國際領域,要求國與國之間進行廣泛合作和國際組織采取行動以謀求共同的利益。同時,《里約宣言》有9項原則規定了加強磋商、合作的內容。

    四是“國家責任原則”。2001年的國際法委員會通過的《國家對國際不法行為的責任條款草案》指出,國家對國際不法行為或損害行為應承擔法律責任。一旦日本核廢水排海行為造成任何環境損害后果,除非基于不可抗力、危難、危急情況等特殊情況,否則都將承擔國際法上的法律責任。

    負有通報、磋商、合作義務

    日本與中國、韓國等國都是1986年《及早通報核事故公約》的成員,該公約第2條規定了通報義務,即締約國應立即直接或通過國際原子能機構,將該核事故及其性質、發生時間和在適當情況下的確切地點,通知那些實際受影響或可能會實際受影響的國家和機構。第6條則規定了協商義務,即締約國應盡其實際可能迅速地響應受影響的締約國關于謀求提供進一步情報和進行協商的請求,以盡量減少對該國的輻射后果?!秶H輻射防護和輻射源安全基本安全標準》“一般安全要求第三部分”第3.124條規定,成員國必須確保放射性影響評定包括該國領土以外或其管轄或控制之外的地區,必須盡可能制定控制排放的要求,而且必須適時與受影響國家安排交流信息和磋商的手段。

    因此,日本處置核廢水需要與中、韓等受影響國家安排交流信息和磋商,應該向利益攸關方提供關于核廢水排放安全性的充分科學依據,利益攸關方有權參與國際原子能機構對排放行為的技術和安全評估、檢測和監督等過程。這要求日本應在國際機構框架下成立包括中國專家在內的聯合技術工作組,確保核廢水處置問題嚴格接受國際評估、核查和監督。

    綜上所述,日本在核廢水處置問題上必須符合國際法中的“國際條約”和“一般法律原則”的實體性規定,以及國際法中的程序性規定,糾正以海洋排放方式處置福島核事故污染水的單方面錯誤決定,以實際行動取信于周邊國家和國際社會。否則,日本要承擔因違反國際法和國際規則帶來的種種后果。

    (作者:廖麗,系武漢大學國際法研究所副教授)


    網站導航

    Copyright © 2017 湖北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 湖北省武漢市武昌紫陽東路45號 郵編:430070 聯系電話:027-87839901 027-87324788 傳真:87250783

    ICP備案號: 鄂ICP備17003595號-1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1032號

    中文字字幕在线中文乱码2019
    <menu id="semku"></menu>
  • <nav id="semku"></nav>
  • <nav id="semku"></nav>